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 “爸,我的事我自有分寸,这件事我就听你的,算了。不过,结婚的事,你就别操心了,陈慧?她也配!”

左海人不怎么样,可是对他老子还是挺孝顺的,不想刺激的左秋明猝死,便答应了他。

且他这会想一想,也觉得明着和周沉对上没意思,不如在暗处慢慢玩。

“你清楚最好,记得我左家的名声不能毁。”

左秋明这人很在乎名声,要不是如此,陈慧在部队能更加嚣张。

“知道了,您要是没事,就赶紧回医院吧。”

闻言,左秋明哼了一声离开了,从头到尾没问过一句左海的伤势。

左海对此也不甚在意,只是,周沉和江婉,他绝不会善罢甘休。

“团长,这是我想的节目。”

第二天一早,一到片场,江婉就找到了杨青。

杨青瞪了她一眼,辛亏昨天的事情左海他们没找她们文工团的事,不然,她肯定要处罚江婉。

江婉被她瞪的心虚,“团长,您要不先看看?要是不行我再重新想。”

绝色清纯妹妹大花红裙复古写真

杨青没吱声,却打开了本子。

不过只看了几眼,就被上面的内容吸引了。

“这些真的能表演出来?”

“当然。”

杨青脑子有些不够转了,“一朵花能变成手帕?还能变成鸟?”

“是啊!”

耿直的她立马,“你现在变给我看看。”

江婉,“……”这也太性急了吧?

“不行?”杨青微眯了眼睛。

敢骗她?胆子大了!

“不是不行,而是没道具啊,这是魔术又不是真的,需要借助道具来实现,却又不能让观众看见道具。”

“你会?”杨青又问,“你出的这个点子,我们文工团人都不会,怎么用?”

她是会一点,但是手法还不成熟,不足以上台表演,但是她知道有人会。

“杨团长,苏城有个月桥杂技团,杂技团的老板宋春江就会,前几年他们还去其他地方表演过。您让人把他请来教文工团的人不就行了?当然这肯定不是白教的,得付一点学费。”

顿了下又,“不过团长,我其实更建议您把这月桥杂技团的人都招进文工团,或者算是文工团的编外人员也好,这些人的杂技非常好。要是把他们收拢了过来,他们的杂技就能做一个表演节目上春晚。”

不得不,江婉的话很让杨青动心。

杂技她看过,表演的好,确实能吸引人,至于这个魔术,要真的能表演出来,那才惊人!

到时候怕是想上国的春晚都行。

不过,“你怎么知道这些?”

杨青心想,这丫头知道的有点多呀,才来苏城没多久,连这事都知道。

她当然知道啊,江婉心想,前世她还在月桥杂技团待过一两个月呢,那老板待她很好,像是亲生女儿一样,不过没多久她怕连累他们,就离开了杂技团。

只是后来她听那杂技团被话剧团给收编了。

“团长,您甭管我怎么知道的了,您要是有意就赶紧去请人,不然又被陈家抢先怎么办?”***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