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傍晚时分。

连家堡一片灯火通明。

这是一个山庄,坐落在一座大山的半山腰上。连家堡有几十口人,都是同宗同族的,这样的繁衍方式,一般只有在一百多年以前的华夏才能看到。那时候的人们,都是整个家族的人居住在一起。

到了现在,这样的居住模式已经很少了,连家堡算是个特殊。听说连家的祖先在很久以前是皇亲国戚,算是皇家的血脉。皇家后代把这样的繁衍方式看得很重,所以直到现在,连家堡的人也是同族人都居住在一个大山庄里。

要说连家不差钱,同样是武道世家,但从来不收弟子。堡里面都是内门的弟子,也就是连家的旁系血亲或支脉。

连家上几代都是当差的,到了现代,连家这一代的家主靠着前辈们打下的基础和人脉关系,开始经商做生意。有人脉关系做支撑,生意自然是做得很红火。

和家主一代的那些人,就在连家堡里面教旁系子弟习武练武。直系一脉的子弟,则是跟着家主在外经商,偶尔回来看看。

要说这次也是连家堡的家主连震东倒霉,刚回来就被洪清逮到了。连震东的功夫并不高,他更擅长于经商,连家堡的长老在救连震东的时候,被洪清打伤,也被一并抓走了。

连英俊身为连震东的长子,也是唯一的独子,幸免于难,没被抓走。他这次,是跟着连震东一起回来的。

突遭横祸,连家的气氛显得很是沉闷,大家都很少说话,为家主和几个长老担忧。

家主若是出事,连家的商业帝国肯定大受打击。长老若是出事,连家则没有守护神,更会被别人欺负。

关键这挨千刀的洪清,把连家最重要的几个人物都给抓走了。

雨季清纯美女小树林清新色彩甜美可爱

晚上吃晚饭的时候,偌大的饭堂里面,摆了七八张桌子。吃饭的时候虽然人多,但是不热闹,因为没什么人说话。

易风他们,则是跟少堡主连英俊坐在一桌吃饭,还是上座。

“风哥,他们也太热情了吧。家主和长老都被人给抓走了,他们还这么热情地招待我们,这席也太丰盛了。”王越咽着口水说道。

“神经病啊,人家家里面人本来就多,天天都吃这个。更何况是因为我才连累他们家主被人抓走的,还招待,没打跑我们就算不错了。”易风摇了摇头,有些无奈地说道。

王越‘哦’了一声,继续看着这些丰盛的饭菜咽口水。他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坐在那里,像发呆一样,都不拿筷子吃饭。他心道家主虽然被人抓了,也不至于要集体绝食吧,搞得他们也不好意思吃饭了。

这时候,连英俊去了趟厕所后回来了,他坐下后,才对众人说道:

“大家吃饭吧,吃了早些休息。”

他这话一说,连家的人才动筷子吃饭。

王越见状,顿时有些惊愕。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奉行这个,这也太不讲人权了吧,搞得跟旧社会一样。

“几位别介意,这是连家堡的规矩。家父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更别说我们连家这么多人都生活在一起。而且这也是老一辈传下来的规矩,所有人必须听堡主的,堡主不在,就听少堡主的。”

连英俊见王越他们表情有些异样,连忙解释道。

“理解,理解。”易风点点头,这才和王越他们动筷子吃饭。

饭桌上,连英俊还是时不时地跟易风说起他和洪清决战的事。对于这场决战,连英俊很是担心。因为易风一旦输了,依着洪清的手段,他父亲和几位长老肯定是死定了。

而且连英俊一直都对易风迟有怀疑态度,易风的年纪,比他还要小。这样的人,会是武道高手吗?更别说还要战胜洪清那样可怕的人,他甚至怀疑易风这身板,连连家堡里的武者都打不赢。

“易兄弟,你真的能战胜洪清吗?恕我直言,你是有什么样的底气觉得自己能战胜他的。我听说在H门里面,H清可是最厉害的人,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先不说我父亲在不在他手上,你自己……不怕输了死在他手上吗?”

连英俊忍不住问道。

易风笑了笑,说:“看来少堡主还是不信任我。”

连英俊摇头,直言道:“你该知道,我父亲和几位长老都在洪清手上,我的担忧是人之常情。一来我对你并不了解,二来,你的年纪……说真的,就算你是武道奇才,你的年纪也太小,怎么可能是同为武道天才的洪清的对手。”

“而且,洪清的手上沾满鲜血,他是个恶魔。易兄弟你呢,你有他那么杀人不眨眼吗。”

苗晓天和王越还有黄泽宇在一旁默不作声,自顾自地吃饭。今天一天,他们这还是吃的第一顿饭。

要说易风杀的人有没有洪清多,这还得先比比洪清活的时间有没有易风活的时间长。

洪清这个人,可以说是很残暴,杀人不眨眼。但易风手刃敌人的时候,就跟玩儿似的,他的状态,不仅放松自如,还能杀出花样来。

要问易风手上的血,有没有洪清的多,这个答案,苗晓天他们最清楚。

“少堡主,你想想。如果我真的那么弱的话,你觉得以洪清的高傲和手段,他会接我的挑战书吗?”面对连英俊的疑惑,易风并没有直面回答,他打了个比方,说:

“就好像一个一年级的小学生,给一个成年人发了一封挑战书。你觉得那个成年人,他会接受挑战吗?他很轻松就能把那个小学生打得屁股开花,可是打赢了又能怎么样,很光荣吗?”

“同理,如果我真的那么弱,洪清是不会接受我的挑战的。只有在两方实力旗鼓相当的时候,他才会有想打败我的那种欲望。你说对吗?”

易风望着连英俊,嘴角挂着微笑。

他保持沉稳淡定,也是想让连英俊放心,让连英俊觉得他虽然看起来年纪不大,但就是一副高手做派,牛逼轰轰的。

可连英俊还是对易风不太了解,也是半信半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易风又道:

“而且洪清在之前这几天,已经杀了很多人了,火武门的人甚至被灭门。他这么杀伐果断,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令尊和几位长老?因为他是故意的,他抓走他们当人质,就是为了等我给他下挑战书。”

“他抓走人质的另一个原因,也是怕你联合武道界的其他人来围攻他,更怕官方的人追捕他。有人质在手,再以他的能力,他要逃走很容易。”

“所以少堡主,你千万不能联合武道界的其他人去偷袭洪清,否则你父亲肯定完蛋。”

连英俊闻言,目光有些闪烁,他点点头,说知道了。

这时饭堂里面的其他连家人,见易风这几个外来人竟然和连英俊坐在一桌吃饭。还是坐的上座,顿时有些吃惊。

这可是接待贵宾的规格,于是乎,有人窃窃私语了起来。

“那几个人是谁啊,怎么少堡主对他们这么客气,还请上座?”

易风他们来连家堡的时候,看到他们的人并不多,所以也没几个人知道易风他们的身份。

这时,有位长辈说道:

“那几个呀,就是洪清的死对头,就是他们给洪清下的战书。洪清之所以抓走家主和几位长老,也是因为他们。”

“没有这几个人,家主他们也不会出事,我们可真是飞来横祸呀。听说火武门的人,全家都被洪清给杀了,唉!”

那长辈一说完,众人顿时一惊,纷纷露出敌视的目光瞥向易风他们。

易风他们被看得有些不自在,快速吃完饭,便没有在饭堂多留,各自回房去了。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