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我才不是傻龙!”

潭水里忽然冒出了个龙头,怒气冲冲地辩驳。

那生气时候的傻龙,鼻子刚刚好在潭水的水面上,结果呼出的鼻息就在潭水上面不断的变成泡泡,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泡泡在傻龙的鼻子底下跑,顿时将傻龙好不容易攒起来的一点威仪也都整没了。

这下,不仅仅是寒繁花,连寒月乔也忍不住笑了。

“你们不要笑了,我堂堂守护神兽,岂是给你们笑话的?”神龙的表情又再次肃色起来,似乎是说道了一件它值得骄傲的事情,一颗龙头也高高地昂起,威风凛凛。

寒月乔却听出了话中的重点。

“你是在这里守护什么?”

“不能告诉你们。”神龙一扭头,傲娇地表情。

“不告诉我们就算了,反正我们也不想知道,能被你这么傻的龙守护的,也一定不是什么宝贝,知道了也没有什么意思。”寒月乔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背着手扭头要走。

那神龙立刻不服气地道:“谁说我是守护不值钱的东西?我守护的是天下第一重剑,太乙神剑!”

“太乙神剑?”

寒月乔和寒繁花眼睛都瞪大了,不可置信地看向这神龙。

清纯素颜美女吊带蕾丝短裤私房美腿福利写真图片

想不到,太乙门内消失了百年的镇派之宝,太乙神剑,就是在这里。而这头看起来智商不怎么在线的神龙,就是守护这太乙神剑的守护兽。

“我还是不信,除非你给我看看。”寒月乔摇头。

“对,不信!口说无凭,眼见为实。”寒繁花福至心灵地附和着寒月乔的话。

这两人一唱一和之间,将那神龙气得不轻。

他摇曳着身子,再次从那潭水之中飞身出来,冲着寒月乔和寒繁花两人怒气冲冲的吼了起来。

“你们两个无知的人类,以为那太乙神剑是你们想见就能见的吗?天底下多少人穷尽一生都不能知道这把剑的下落,你们竟然还妄想我拿出来给你们看看?”

“哼,拿不出来就是拿不出来,还有这么多的借口。”寒月乔抱着翻白眼,那鄙视的神态和动作,已经发挥到了她毕生极致。

果然!

神龙气不过了,大吼着:“看看就看看,不让你们看见,你们就以为我是在撒谎!”

话落,寒月乔和寒繁花立刻扭过头来盯着神龙。

这货,当真要拿出太乙神剑来给他们看了?

奇怪的是,神龙并没有带他们去哪个神秘的地方,而是直接转了个身。就见神龙站在岸上,面向着那一汪潭水,忽然张开了嘴巴,极尽能事的吸气。

“呼呼呼”

“哗啦啦”

随着神龙吸气的动作,那潭水竟然就像是倒挂的瀑布一样,直接被吸入进了神龙的口中。一股一股巨大的流动的水柱,不断地吸收进了神龙的口中。

神龙的肚子也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胀大。

与之对应的,是那潭水里的水,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往下落。

不一会儿的功夫,那潭水就落到了不到人膝盖的高度。

就在这个时候,寒月乔和寒繁花两人就看见了那潭水中央的位置,露出了一座剑台。

说是剑台,其实更加像是一个剑冢。

在一个由大理石打造的台子中央,正插着一把两米多高,半米多宽的长剑。而这长剑,外表看起来锈迹斑斑,别说是宝剑,就算是当菜刀也压根无法用。

“这就是太乙剑啊?还不如我手上的一把普通的剑呢”寒繁花十分失望地道。

闻言,神龙气的差点把一肚子水给喷出来。

要不是碍着现在肚子里是一肚子水,嘴巴上次说话解释,估计这神龙能因为寒繁花的那句话和他吵起来。如今不能吵架,神龙就拿它灯笼大的眼睛瞪着寒繁花。

寒繁花被瞪的背脊一寒,后撤到了寒月乔的身后,不敢再多说半句话了。

幸好,寒月乔懂一些其中的门道。

“不能光看现在的样子,神剑在封印之后,多少都是需要开封的,估计用什么特殊的东西开封之后,这太乙剑就能惊艳世人了。”

“嗯嗯嗯。”

神龙听见了寒月乔的解释之后,脸上立刻露出了十分满意的笑容,一边哼唧一边点头。

下一刻,神龙才优雅地张开嘴,将刚刚吸到了肚子的一肚子潭水,再不费吹灰之力地悉数吐了回去。只是几个眨眼的功夫,潭水就恢复了平静,好像从来不曾发生过什么似的。

寒月乔接下来只对寒繁花说了一句话。

“提醒我,以后不到万不得已,一定不要下那个潭了。”

“你嫌弃那是神龙的口水啊?”

“你不嫌弃?”

“我有什么好嫌弃的?一路跟着你连地道都挖过来了,现在只要能活命,我什么都能做。”寒繁花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地道。

提到活命,寒月乔才猛地想起来,说去救援自己的那些人,不知道现在到了山洞门口了没。

实际上,确实已经有人先一步到了山洞门口了,这个人就是武安。

武安从前就在野外生存过,所以知道一些在野外遇到问题时候的紧急处理方法。

当他看见这已经被堵了差不多十多米的石头地带,就知道,凭着他一个人的力量,是绝对不可能把开出一条路来的。与其如此,不如另辟蹊径。

武安先是退后了一些,抬头仔细地观察了一番周围的地势,当即发现这山洞的上方,还是有尽头的。也就是说,他可以想办法绕到这山洞的后面去救人。

想到这里,武安立刻将衣袍的下摆卷了起来,别再腰间。然后撸起了衣袖,手脚并用地开始攀爬起来。

不论是那石壁上的一个小坑,还是石壁上的一株藤蔓,只要能借力的地方,他都精准地抓住了。只是不到一盏茶的功夫,武安就如猴子般灵活地向上攀登了足足十米的距离。

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之后,他就攀登到了一个隧道口的位置。

看了看还遥远的山峰峰顶,又看了看近在身边的这颗隧道口,武安最终改变主意,一跃进了这个隧道口,小心翼翼地沿着隧道口走了进去。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