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 ,,

   哒哒哒哒哒

   螺旋桨的声音响起,一辆深绿色的军用直升机缓缓落地,从杨宁拨通一个电话,到这直升机出现,前后也就不到一个小时。

   这辆军用直升机隶属于鹰翼部队,自从跟七巨头达成协议后,杨宁就拥有了一些调动国家资源的权利,尽管涉及的权限不多,但是,却足以让杨宁在华夏横着走了。

   当然,在调用国家资源前,杨宁都需要跟京中海那七位巨头报告,由那边授权批准。

   不过嘛,这些都只是形式上的东西。

   当直升机缓缓落下后,不等驾驶员招呼,杨宁很轻松的就跳上了直升机。

   “长官好。”

   驾驶员很惊讶杨宁的年纪轻轻,接着继续道:“基地已经替长官安排好了私人飞机,大概四十分钟后抵达基地,到时候,长官可以选择直接登机,前往藏北基地。”

   “尽量快点。”

   “好的。”

   在直升机上,杨宁掏出电话,跟谢祖海稍稍解释了一下有突发事件,要离开关海市,同时也提到了叶静璇。

   格子衬衫女孩眉清目秀嘟嘴卖萌居家作画写真图片

   谢祖海让他宽心,说会安排人去接他这个继女。

   之后,杨宁又在电话里头,让陆国勋暂时停止来陇山镇,这才关掉手机。

   鹰翼部队的基地并不在关海市,而是在距离陇山镇不足一百公里的金湾警备区,直升机刚刚落下,杨宁就迫不及待的跳了下去,此刻,宽敞的机场中,早就有人在恭候了。

   “这位就是杨先生吧”一个上校军衔的中年人笑着迎了过来。

   “好,请问给我安排的飞机在哪可以登机起飞了吗”杨宁赶紧问道。

   “没问题,飞机就在那边。”这中年人指着不远处一辆小型飞机,缓缓道:“驾驶员、乘务员均已到位,如果杨先生着急的话,可以立刻登机,我马上通知他们,安排起飞工作。”

   “好,谢谢。”杨宁没有丝毫矫情,直接就朝着那辆小型飞机走去。

   等上了飞机,撤掉了登机台后,一位身穿制服的女兵就按了按钮,关闭了登舱门。

   “先生,请这边请。”

   飞机上,有四个女兵在忙碌着,空间谈不上大,座椅的数量也有限,不过却相当干净,对杨宁来说,因为只有他一个乘客,所以地方倒是显得很宽敞。

   四个女兵忙碌一小会,才给杨宁端来了各种食物跟酒水,同时,脚下也出现了颤抖,看着情形,这辆小型飞机很快就要起飞了。

   对于杨宁的身份,这些女兵相当好奇,毕竟以杨宁的年纪,断然不可能在军中担任要职,但一般的红三代,却又没有资格调动鹰翼部队。

   所以,这些女兵百思不得其解,造成杨宁在她们心目中,出现了一个很神秘的形象。

   当然,对于杨宁的身份,她们可不敢有一丁点的试探追问,能在鹰翼部队做事,最起码的操守还是具备的。

   而杨宁显然也没心情跟这些姿色不错的女兵打情骂俏,上飞机后,就一直闭眼沉思。

   即便是速,也需要三个小时才能飞赴藏北,杨宁也清楚,急事急不来的,所以就干脆闭眼,思考着该如何解救贝贝。

   尽管期间遭遇雷雨天气,但这辆小型飞机,还是在三个半小时左右,抵达藏北,杨宁没有一丁点等待的想法,刚下飞机,就直接坐上了藏北军区事先就安排好的直升机,前往马拉多湖畔。

   马拉多湖畔算不上藏北的旅游地点,关键就在于这里恶劣的生存环境,可能是地理原因,这里常年积雪,天热的时候,没人愿意来这,至于天冷,就更不想到这鬼地方受罪了。

   再加上这里的地势极为陡峭,徒步行走的话,危险系数极大,所以当地的旅游部门,即便想开发这里的旅游项目,也只能放弃。

   没事还好,万一有旅客出现意外,那光是赔偿,就得达到一个惊人的数字,这显然不是普通旅游部门能承担的。

   不过,这里对于隐武者来说,却压根算不上什么,而且生存在马拉多湖畔的动物,也比其他环境的强壮,只要能在这生存,那这里,就是它们的天堂

   当直升机缓缓落下后,杨宁直接跳了下去,头也不回道:“先回基地吧,等我消息就行。”

   “是,长官。”

   驾驶员朝杨宁敬了个礼,看着一身单薄穿着的杨宁,压根就对这里恶劣的冰雪环境毫无感觉,这驾驶员也意识到杨宁的非比寻常,态度相当恭敬。

   杨宁游走在马拉多湖畔两旁的密林中,他脚步轻盈,不断扫描附近的蛛丝马迹。

   “在那边”

   在找寻了足足一个多小时后,杨宁就发现,有两道人影正围坐在一个火堆前,烤着一些肉食,旁边,还有一具动物的残肢骸骨,看上去,像是一头鹿。

   能出现在马拉多湖畔的人,杨宁用屁股想,都知道这些人九成是隐武者,而且是参与追捕贝贝的。

   他没有丝毫的避讳,大踏步的朝着这两人而去,等现身时,这两人一惊,见只是杨宁一个人,顿时咧着嘴笑道:“闻到肉香了是吧想吃吗”

   尽管打定主意不放过这两人,不过,杨宁也没冲动,笑道:“当然想。”说完,还看了眼一旁那具兽骸:“看样子,们的食物很多嘛。”

   “确实有不少。”其中一个人点头道:“不过咱们的食物可不能白让吃,得付出一些代价。”

   “比如”杨宁问了句。

   这人正要开口,却被一旁的人给拉住了:“行了行了,不就一点肉嘛,值几个钱还是老样子,舍不得吃亏。”

   “我如果不是精打细算,早t死在这鬼地方了。”先前那人忍不住嘀咕,然后没好气的看了眼杨宁:“来吧,出门在外的都不容易,一块吃点吧。”

   “谢谢。”杨宁笑着点头,刚坐下,这人就递过来一块烤肉:“刚烤好的,看的样子还没吃吧,便宜了,让先。”

   接过烤肉,杨宁再次说了声谢谢,然后开始咀嚼起来。

   “对了,姓什么”负责烤肉的人很随意的问了句。

   “姓杨。”杨宁回了句。

   “姓阳”

   这两个男人猛地站了起来,同时暴退,面色不善的盯着杨宁:“真是阳家的”

   杨宁脸色也沉了下来,他没料到,仅仅只是说了个姓氏,就被人给怀疑上了,不过,他压根就没想过要伪装,这就是实力带来的底气

   “没错,我就是杨家来的。”杨宁手中多出一柄匕首,正是冥龙牙。

   这两人凝重的看着杨宁手中的匕首,其中一人更是嗤笑道:“我一直以为,阳家的人只会玩长枪,谁能想到今儿竟遇到一个拿匕首的奇葩。”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