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霍凌霄看了眼,淡声道:“受了点伤,不要紧。你先回房吧,我跟你妈妈说点事情。”

   方昀轩转身看了看妈妈,又回头看了看男人,点头,“好吧,那你们不要吵架。”

   “放心吧,不会的。”

   小家伙转身回卧室,途中还不放心地回头看了好几下。

   方若宁梗着脖子,刚洗完的长发还湿濡地搭在肩头,乌黑乌黑,跟白皙的肌肤形成对比,愈发刺激着男人的眼。

   手臂上的伤口还火辣辣地疼着,那点疼提醒着他这女人脾气有多火爆,心肠有多冷硬。

   两人持续静默,海风吹进了客厅,分外凉爽,可方若宁只觉得浑身被怒火灼烧着,再大的风都吹不灭。

   静默了好一会儿,她慢慢抬手,指着客厅门,冷厉阴沉地对沙发上的男人说:“出去。”

   “出去可以,轩轩跟我一起走。”男人微微眯眼,明明衣服都没穿,可气场还是那么强劲,嘴角噙着一点冷笑,淡声回应。

   “凭什么?”

   “你说凭什么?”霍凌霄双手抱臂,微微抬起冷峻脸庞,“我让他继续跟在你身边,前提是我加入你们的生活——可你死活不肯,油盐不进,想独霸我霍家的血脉,这未免也太过分了。”

   方若宁攥拳,沉沉吸了口气,呼出时唇瓣都在颤抖,“你简直就是强盗!”

   单纯美好少女白玉兰般清新柔美气质私房写真

   “那你呢?你是什么?女强嚗犯?小偷?”

   “……”女人脸颊越发气红。

   “呵——”见状,男人笑了声,从沙发起身,迈步走向她,“其实,有时候我真想剖开你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构造!我就不明白了,跟着我有什么不好?多个人做你的依靠,多个人宠爱轩轩,这难道不好?先礼后兵,我这些日子已经拿出足够的诚意来跟你谈判了,你如果还是执迷不悟,那就依你说的,法庭见!反正,我也没什么好顾虑的,我谈不好,那就让轩轩的亲生父亲来谈。”

   “你——”方若宁气到说不出话来,瞪着他,眼珠子愤愤地喷着火焰。

   霍凌霄瞧着,薄唇微勾,突然又转了话题:“其实,跟我相处也没你想的那么难受——刚才,你不是玩得很开心吗?那一吻是我不对,但谁叫你那么迷人?我忍不住才会亲的,没想到就掉进海里了。你看,我也受到报应了,你把我二次摔进海里,手臂也刮伤了,七八厘米长的口子,流了好多血,屁股还挨了一针破伤风。”

   方若宁看着他举起的右小臂,不为所动,从齿缝间挤出两字:“活该!”

   男人还是笑,点头,“是,我活该,本想带你散散心,开心一下,结果把我自己弄得狼狈不堪,不是活该是什么呢。”

   “……”方若宁才不信他的话,又冷冷地问,“你什么时候走?”

   “我答应轩轩了,你们什么时候走,我就什么时候走。”

   “什么?”方若宁惊讶,当即道,“不行!除非你去别处住。”

   霍凌霄挑眉,冷淡不惊,“去别处也行,我还是得带着轩轩,本来,我就是为孩子生日来的。”

   “……”

   方若宁知道,请神容易送神难,一开始没把他赶走,现在再想赶就不可能了!

   而且他这么无耻,毫无底线,谁知道会不会再搞出什么事来!打110报警他都敢!他还有什么不敢的!

   方若宁气到头昏,为什么她会被这种男人黏上!

   见她没话说了,霍凌霄满意地勾了勾唇,又哄道:“其实放下那些成见,你看你跟我相处的不也挺好。那会儿玩得不开心吗?大吼大叫,胆子也大,我都吓到了。”

   方若宁见他明显示好地找话聊,可谓软硬兼施了,心里气到爆炸的同时,又觉得……有那么点说不出来的滋味。

   “时间不早了,我去把行李收拾下,你叫轩轩出来,晚上海边有很多好玩的,还有沙滩BBQ,你肯定喜欢。”

   男人说完,转身就出去提行李箱了,方若宁无奈地一跺脚,“霍凌霄!你——”

   你什么?她根本不知该怎么办了。

   这人总说她油盐不进,他自己不是?放着一个普通男人,被这么拒绝也觉得伤自尊了要甩脸子走人了吧!

   可他那么高的身价,却干着这么掉价的事!叫她怎么说!

   男人拖着行李又进来,穿过客厅朝着卧室走去,还得意地喊道;“轩轩,走,出去玩了!”

   方若宁:“……”

   赶不走,只能眼不见为净,方若宁又去沙滩上躺着,继续吹风度假,孩子也全权交给这人。

   晚上,沙滩上真有BBQ,还有篝火晚会,许多年轻男女聚在一起,唱歌跳舞,好不热闹。

   霍凌霄这人,沉稳老练,自然不可能去蹦蹦跳跳,便一直守在烧烤炉前。

   一盘盘焦香四溢的美食端过来,她不为所动,身旁的小家伙却又推她:“妈妈,你吃点啦,是你教我,不能浪费食物的。”

   “……”小白眼狼。

   拿了一罐啤酒过来,她起身走向海边,“你们吃,我去那边坐坐。”

   霍凌霄看了看她,脸色淡淡,倒也没继续骚扰,只是看向小家伙:“轩轩,你吃。”

   “谢谢叔叔。”

   佳人不肯赏脸,尊贵冷漠的霍总裁自然不可能继续屈尊降贵去当别人的厨师,便也找了地方坐下来,静静地喝酒,时而陪着身旁小儿聊聊天。

   灯火阑珊处,那女人坐在一边,很快就有男人搭讪,两人碰杯,饮酒,不知谈着什么,女人笑了。

   霍凌霄看着,眼眸不知不觉地阴郁嗜血,手中的啤酒罐都被捏瘪。

   嘴角勾起冷厉的笑,他忍着心头翻滚的妒意,脑海里忍不住想着今晚该怎么惩罚她!

   玩到九点多,轩轩困了,霍凌霄见那女人还跟男人聊着,身旁已经空了几个啤酒罐,眸底的温度越发寒凉。

   起身带了孩子朝别墅走去,他默默看了看时间,暗忖若是半小时内这死女人还不回来,他就要去抓奸了!

   小家伙自理能力强,洗了澡穿上睡衣便爬上了大床,他抬腕看表,高贵冷厉的面庞已经是铁青沉铸一般。

   转身朝外走去,男人气势凛凛地穿过客厅准备出门时,却见沙滩上一个纤细身影缓缓地朝这边走来。

   细细看去,步伐有点飘。

   该死的女人!

   难道出来度假是假,想要猎艳是真?

   “怎么不把人带回来呢?”实在忍不住胸口翻腾的怒意和嫉妒,霍凌霄开口,浓浓的酸味把他自己都吓到。

   方若宁一怔,抬眸看去,见男人在客厅门口站着,白衬衣慵懒地扣了两颗纽扣,露出大片诱人结实的胸肌,白色休闲长裤同样随意地套在腿上,简简单单的打扮,在灯光下一照,竟有种发光的感觉,清贵高雅,甚是迷人。

   心里骂了句妖孽,她缓缓上楼,淡声问:“轩轩呢?”

   “还记得孩子?不错,没醉。”男人冷嘲热讽。

   方若宁看了眼,不理会,想必小家伙已经睡了。

   “谢谢你照顾轩轩。”不冷不热地丢了句,她准备回房。

   看着她要死不活的样子,霍凌霄恨得牙痒痒,等她经过时一把扣住她的手臂,巨大的力道带着她迅速转移。

   方若宁只觉得身子被冷酷的气息包围,她下意识反抗却根本推不开,电光火石间,背部撞到了墙壁,胸前又被男人坚实的身躯顶着,力道之大,她觉得五脏六腑都震了震。

   “霍凌霄,你发什么神经!”突如其来的疯狂,方若宁登时暴怒,龇牙咧嘴地忍过了那阵疼,抬头就吼。

   上次喝酒坏事,今天她很注意,只喝啤酒,谁知跟人聊得开心,不知不觉又喝多了,这会儿觉得脑子有点眩晕,只想回房洗了睡觉。

   吼完,气血上涌,大脑一阵缺氧,眩晕感更重了,她见男人气势汹汹地,俊脸那般骇人,盯着她好似抓奸的丈夫,顿时越发反感。

   推开他要走,身体又被拽回来,她下意识举手要打,不料手腕又被捉了住:“在我面前一副清高不可侵犯的样子,怎么在那些野男人面前,就能笑得开怀,对月饮酒?”

   方若宁听着,只觉得可笑:“霍凌霄,你是太平洋的警察啊?我俩什么关系?你凭什么管我跟谁喝酒?”

   话落,她明显感觉到两人间的气氛越发恐怖了,这人阴沉的脸,凌厉吐出的牙骨,冰冷刺人的目光——让她觉得下一刻这男人就要变身为兽,将他撕碎了吞下去!

   “凭你是轩轩的妈,我就能管你!凭我睡过你了,我就能管你!”男人磨牙,一字一句地吐出这话。

   方若宁瞪着他,不敢置信。

   “怎么,不服?”男人挑眉,怒意膨胀中,身体沉睡的功能又渐渐苏醒。

   两人对视,都不说话,他看着女人精致漂亮的五官,看着她倔强的眼神,一种想要征服她的慾忘空前强烈。

   方若宁看着他眸底翻腾的情绪便知不妙,想要挣脱手腕逃跑,不想这人反应更快,将她一把拉进怀里紧紧抱住,一手勾起她的下巴,低头便吻。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