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严一诺忐忑不安地出现在手术室,因为这种事有了徐子靳先前给自己下套的经验,所以在徐子靳说起的时候,严一诺才轻而易举地猜到了是在手术室里面见面。

   “哐当”一下,原本紧闭着的手术室大门打开了。

   明知道外面的徐老太太他们看不到她,严一诺还是小心翼翼地往旁边闪了闪。

   她穿着医院的无菌服,整个人裹得严严实实的,唯一露出来半张脸,焦急不安地看着被推进来的小人儿。

   徐子靳作为孩子的父亲,是陪同着进来的。

   同样的,他也一身无菌服。

   等手术室的大门关上,严一诺才小跑到豆芽的旁边。

   而医生们都很知趣,站在一旁等候。

   严一诺不敢随便抱豆芽,只趴在床头,轻轻叫着豆芽的名字。“豆芽,豆芽……”

   小家伙还没有打麻药,此刻是清醒的,小小的脸蛋青黑青黑的,一脸无精打采的表情。

   “豆芽,我是妈妈啊,对不起宝贝。”严一诺握着他的小手,轻轻亲了两下,小家伙的目光,总算有了焦点。

   红衣俊俏美女小紫唯美写真

   大概是妈妈这个词触动了他,这两天一直沉默,唯一开口的时候便是哭的豆芽,张着嘴巴,口齿清晰地叫了一句妈妈。

   “妈妈在这里,是妈妈不好,来迟了。”第一次听到儿子这么叫自己,严一诺的眼泪完全控制不住地滚了下来。

   她感觉到排山倒海的愧疚扑面而来,徐子靳在电话里说的一切好话,都抵不住豆芽就这么叫她一句妈妈。

   “妈妈……”豆芽扁了扁嘴,也想哭了。

   他的小手从被子下伸出来,整个小身板又跟着滚动。

   严一诺见状,连忙将小家伙抱起来,罕见的是,豆芽也不认生,乖乖的趴在她的肩膀上,小手抱着严一诺的脖子。

   鼻子酸酸的,严一诺亲亲豆芽的小脸蛋。“妈妈在这里,一会儿不要怕,妈妈就在旁边陪着。”

   说完,目光下意识看徐子靳。

   这件事,必须要徐子靳出面,才可能落实。

   “不行,不能呆在这里。”没想到,徐子靳没有丝毫考虑,直接拒绝了她的请求。

   “我想在旁边陪着豆芽,我要亲眼看着他没事才放心。徐子靳,帮我。”现在,她能求的,也只有徐子靳,这个忙,也只有他才可以帮得上。

   “不行,一会儿时间到了,必须出去。”徐子靳依旧是不近人情地拒绝了。

   “如果不是豆芽的情况特殊,我都是不能在这里的,更何况再加一个人?这事看似容易,但只限于让在这里跟豆芽见一面。”

   所以,她刚才的要求,是得寸进尺了?

   严一诺自嘲一笑,没再强烈要求。

   在进来之前,她的感触没有那么深,自然没有想过这件事。

   “放心,这里有我,一有什么情况,会通知的。”徐子靳轻拍她的肩膀,安抚严一诺道。

   她默默地点头,徐子靳是一个合格的父亲,这些,他会做到的。

   但心里还是觉得很遗憾。

   抱在手上的豆芽,体重好轻……

   半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到了,医生要求严一诺出去,徐子靳给她打眼色。

   她只好不舍地放下孩子,又在豆芽的脸上亲了几口。“妈妈就在外面等,一定要加油。”

   有一瞬间,妈妈以后永远陪着这句话,已经到了嘴里。

   但是严一诺根本没有勇气说出来。

   因为,这里的的美好期待,是如此不现实。

   豆芽的眼泪流了一脸,严一诺及小心翼翼地将他擦掉,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察觉到了一会儿要动的手术。

   “那我先出去了。”不死心地看了徐子靳一眼,他却没有任何心软,或者改变想法的意思。

   严一诺只好闷闷不乐地随着护士的指引,从另一个小门出去。

   里面徐子靳见状,狠狠松了口气。

   手术过程血腥,现在的严一诺母爱泛滥,能接受得了才怪呢。

   定了定心神,他将豆芽放回床上,医生已经开始带无菌手套,手术室里的气氛,瞬间变得紧张起来。

   严一诺在外面心神不宁地等候。

   幸好这里和徐老太太他们不是同一个地方,否则就是等都不知道在哪里等。

   时间极端漫长,严一诺不停祈祷手术成功结束,却没想到,过了半个小时,徐子靳的电话打了过来。

   “不用在那里等了,直接回我给安排的病房。”

   “啊?为什么?”严一诺惊讶,不解。

   甚至想到,是不是手术上面,出了什么意外?

   没想到,徐子靳给她一个跟猜测相差十万八千里的答案。“因为,手术不需要进行了。”

   “什么?”严一诺更加惊讶。

   正当她想再问清楚一点,那边手术室的门已经开了,声音喧闹,老太太和徐灿阳都凑了过来,徐子靳的电话直接中断。

   “嘟嘟嘟”的声音响起,严一诺猛地回神。

   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她立刻小跑着回去,趁着他们回来之前,先一步闪身进去。

   很快,外面响起一阵声音。

   严一诺贴在门后,想看看能不能听到什么,但却无法听清。

   此刻,心里真是喜忧参半。

   好不容易,熬过了半个小时,徐子靳的短信发了进来。

   “医生手术之前检查,发现豆芽的积血在减小,有散掉的迹象,所以决定这个手术暂时取消。”

   能自动消失那是最好的结果,而就目前豆芽的反应来看,并没有对他的大脑造成什么损害,但愿这是一个绝对的好现象。

   看着他发过来的一行字,严一诺狠狠地吐出一口浊气。

   “那这是好事,对吗?”

   “嗯,如果血块能在一个月内消失,豆芽就不必遭受这个手术的痛苦。”

   严一诺喜极而泣,手指都开始发抖。“那就好,那就好。”

   片刻后,徐子靳的短信再一次进来。

   “一会儿,我会劝老太太他们回去,不出意外的话,大概可以在这里陪着豆芽。”

   看到这里,严一诺快点高兴坏了。“好,一定要想办法,让我陪陪豆芽。”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