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百里清雪气息一冷,冷幽地瞳眸看向纪蔚然。

   倒是帝九阙,面色淡淡,对于纪蔚然的说法竟然一点都不生气。

   知道这位神秘男子是当初跟在云轻言身边的云九时,纪蔚然他们瞬间放松起来了。

   没见识过帝九阙的手段,更没有直观感受过他雄浑的背景身份,虽然对他冰冷威严的气息有点发憷,但几人甚至敢壮着胆子跟帝九阙攀交情打趣,真不知道该不该说是无知者无畏。

   自从帝九阙出现,身体就一直处于紧绷状态的聂兆看着那一群说笑着走远的小家伙们,嘴角抽了抽,心脏都提起来了。

   这位可是风云城城主头上的主子啊,单说风云城城主疾风之狼地位就不知道何等的尊贵,更何况是那位恭恭敬敬服侍的主子。

   自己手下这群小学员们胆子也太大了,在这位面前都能这么的‘放肆大胆’,怕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不过,见到之前帝九阙对云轻言的态度,聂兆发现自己对几人安危一点都不担心。尊上大人,貌似对云轻言极其有耐心。

   白芸儿盯着帝九阙的背影迟迟没有收回,看向云轻言的眸光厌恶幽暗。

   云轻言抢她的火灵花还将她淘汰出局,那她就抢她的男人!

   那样极品的男人,一看就身份不凡,若是她能抢过来……

   此时的白芸儿,已经忘记了当初到底是谁抢谁的猎物了。

   萌系可爱的90后无与伦比的美丽

   “芸儿,不该你想的,不要多想。”白枫淡淡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向来温润的声音有点发冷。

   白芸儿一惊,看向白枫。

   她从小至大最尊敬最怕的便是这位表叔,他的眼睛似乎有一种看透人心的魔力。

   “表叔,祖爷爷明日诞辰,我是来代父亲邀你回去贺寿的。”白芸儿连忙转移话题掩饰自己的慌乱。

   聂兆好笑地看了一眼身边这个自以为聪明、心思却被人看得通透的小丫头。

   不自量力的小丫头,那位的身份,怎么可能看上她?

   “小枫子,我先走了。”聂兆对白枫摆摆手告别。

   听到小枫子这个称呼,白枫脸上带上了几分无奈,却只能点着头答应。

   聂兆的辈分,细究起来比他大多,这个副院长之职本来就是挂名。身为小辈,被叫一声小枫子,再不喜也得受着。

   白芸儿不满的目光射向聂兆。

   哼!一个副院长而已,莫不是忘了自己的身份?也敢对她表叔这么不敬!

   真不知道表叔为什么不辞退他!

   就算察觉到了白芸儿的目光,聂兆也懒得跟这么一个小辈计较,摆了摆手一派悠闲、大摇大摆地走了。

   跟白枫告辞后,有帝九阙在聂兆也不敢再去找云轻言询问秘谷中的详情,他快速地朝自己的别院御空飞去,一边心中暗暗思索。

   他是云家那丫头的导师,尊上喜欢那丫头,而尊上又是风云城主的主人,他是不是无形之中比风云城城主高上了两个份位了?

   “师父。”清朗的青年声音打破了聂兆心中的幻想,他低头看去,看到的是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徒弟林子骁。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