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如果之前云轻言说牛郎,在场三人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可是现在,听到后面两句话,三人差不多就明白了那牛郎到底是什么。

那可不就是……青楼楚馆的小倌倌么?!

几乎是同一时间,三位数万年前叱咤一方、生杀予夺的顶尖人物,脸色都是齐齐一黑。

帝九阙盯着眼前那张因为熏染了醉意而变得越发娇艳的脸,觉得自己胸口像是堵了一口气,可偏偏看着眼前的人,又发不出来。

就这么梗在喉间,不上不下。

半晌后,帝九阙若冰泉冷涩的声音响起。

“不要钱。”他俊美矜贵的容颜上,凝聚着一层寒霜。

“啊?睡你不要钱?”云轻言呆愣地眨眼。

帝九阙像是惩罚般轻轻咬了她娇嫩的唇瓣一口,才放过她,“不过,要睡,就得睡一辈子。”

云轻言蹙了蹙一双好看的秀眉。

板着手指开始算倾家荡产和赔掉一辈子到底哪个更亏。

韩范短发个性美女高冷范写真图片

帝九阙脸色猛地沉了下去,如北地寒风狂涌。

这么简单的问题,她还要权衡?!

帝尊大人周身刚缓和的气息瞬间又进入了寒冬腊月。

忽然,板着手衡量得失的少女喜笑颜开,往他脸上亲了一口,

“赚了赚了!不用花钱帮你赎身,你就是我的了!

说好了要给我睡一辈子,你可别骗我!”

“嗯,不骗你。”帝九阙眸底凝聚的寒冰缓缓融化,露出几分如冬阳般的暖意。

百里清雪轻抿着唇,悄无声息地从房门口离开。

如果是煌炎,他还有理由呆在那里阻止他对轻言动手。

可是现在……云九和轻言本来就是两情相悦,他又有什么立场呆在那阻止?

百里清雪裹夹着一身风雪回到自己的房间。

暴动的冰系力量在地上逐渐凝结出一地的冰霜,整个走廊都布满了冰花,只是沉浸在自己世界的百里清雪并没有发现。

虽然大部分注意力都在云轻言身上,但是帝九阙还是察觉到了百里离开的。

他抱着云轻言,一双狭长的眸子射向还黑着一张脸站在床边的煌炎,

“你还站在这干什么?

觉得自己不够碍眼吗?”冰冷的声线,没有起伏的语调。

和之前煌炎对百里清雪说的,一字未差。

只是,一个说出来像烈火般浓烈逼仄,嚣张得盛气凌人。

一个却如寒冰般清冷淡漠,矜贵得目中无人。

虽然,因为融合了九转冰琉璃之故,帝九阙的性格比之煌炎来说,要清冷淡漠得多,不如他那般外露的嚣张,但是骨子里的东西,却是不变的。

煌炎狠狠磨着后牙槽,恨不得亲手把自己的半魂灭了

为什么他另一半魂魄转世,会这么碍眼讨厌!

呆在帝九阙怀中的云轻言却像是累了,闻着他身上清冷干净的气息,一股莫名的心安勾起了她的瞌睡虫,缩在他胸口呼吸慢慢清浅起来,只露出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仿佛处于半梦半醒之间。

帝九阙扫了一眼煌炎,直接无视他,将怀中的人放进床中。

两只白皙的手还紧紧攥着他胸口的衣服。

帝九阙无奈,只能任她而去,随她一起躺在床上。

煌炎瞪直眼睛看着这一幕。

帝九阙刚躺下,神识中就传来尧矢的声音。

“您什么时候回来?

尊上,各方使者,都在大殿中等您。”

尧矢在九重宫议事大殿的后殿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议事大会马上开始,这次会议决定着各方势力对于神矿的归属,可是他们家的尊上大人,在会议开始前一刻钟,也不知道接收到了从哪里传来的消息,二话不说就破开空间跑了。

本来,尊上为了陪尊主夫人过新年,已经将会议延迟了,现在人又走了……这会议,怎么举行啊!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