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我听到戴面具家伙的话,不再犹豫双手一起探向后腰,幸亏我早有准备,往后腰别了一把匕首。

本来是为了防五行变卦的,却没想到这个时候派上用场。

“躲好了!”

匕首划开绳子的时候,我直接一个翻滚躲到石柱后面,同时对五行喊了一声。

木火土闻言同样翻滚到石柱后面,与此同时,罗刹一行亮出数把手枪,枪上都安着消音器。

金和水飞快地朝着他们的养父跑去,他们知道,计划一旦暴露,他们养父的处境会特别危险。

木火土看到金和水不躲,亦同样朝着对方冲去,宁可站着死,不肯跪着生,他们不怕死,就怕死的没有骨气。

金和水被阻挡,戴面具的家伙挥挥手,示意干掉五行的养父,他最痛恨跟他玩心机的人,觉得该给五行一个教训。

水和金被挡住,根本没有机会救援,就在这个时候,两道破空的声音响起,扶着五行养父的两个罗刹,头顶各插着一把匕首。

我很无奈地拿出手套,不理会五行差异的目光,飞快将手套戴好,他们也没想到,我的匕首有两把。

养父暂时安全,五行就混战在人群中,戴面具的家伙嘴角抽动,跟着挥动手,举着枪的罗刹们,将枪口通通对准五行。

精致容颜吊带裙女生沁人心脾写真

这个时候,不远处响起口哨声,罗刹齐齐回头看去,我也疑惑地看去。

就见那个穿风衣的家伙,双手各握一把手枪,同样配备着消音器,他趁着众人看他的机会,双枪齐发,一步一枪,一步一抬手,最先射向那些有枪的家伙。

穿风衣的正是鬼仇,他根本不躲避子弹。但他走位非常奇特,恰好能避开对方的子弹。连我看到他的怪异走位,都差点忍不住惊呼出声。

五行趁此机会,合力反击,很快罗刹组织一方就被压制。

跟五行交手的,都是青罗刹,连一个白罗刹都没有。

罗刹组织一方,只有三人未动,便是戴面具的家伙和他身边的二人。

我们一方,只有我和不知在何处的冷月未动。

戴面具的家伙摆摆手,他身旁二人加入对付五行的行列中。

而那张被面具遮挡的脸,却缓缓面向我。

下一秒,他动了,犹如鬼魅一般穿来穿去,我刚要招回匕首,他就已经近身。

没空理会匕首,我伸出双臂格挡他,他却突然绕到我的身后,双拳砸在我的后背。

被他砸中的那一刻,就感觉有座大山压着我一样,我重重地朝前摔去,落地时吐出一口血沫,接着再不犹豫招回匕首。

他再动手的时候,我仔细盯着他的袖口,血色的面具有些耀眼,他正是最高级别的血罗刹。

一个翻身跳起,我朝他甩出一支匕首,他的动作很快,也了解我的匕首会折回来,很熟练地躲开我的攻击。

“玩得还不错,但慢了些。”

他的话音刚落,又朝着我逼近,一直把我逼退到顶楼边缘。

我看到他嘴角缓缓撇起,下一秒他犹如闪电般跃起,重重踏在我胸脯上,我的身体失去重心,狠狠向后飞去,飞出顶楼朝地面落去。

就在我无力回天,闭眼等死的时候,一只手搭在我腰间。

我睁开眼睛,冷月不知何时出现,她手里拽着一根绳子,系着五楼的石柱,拖着我们两个落到四楼。

“跑上去帮忙,但别去招惹那个家伙。”

冷月说完,同样如鬼魅一般,抓着绳子上到五楼,再之后就没了动静。

“就不能捎我一程吗?”

我嘀咕一声,擦擦嘴角血迹朝着顶楼跑去。

那个血罗刹实力强劲,我们一方能压制他的恐怕只有冷月一人。

但我跑到顶楼时,却傻眼了,鬼仇解决掉那些带枪的,已经和那个血罗刹交手在一起,鬼仇应付自如,看样子他和那个血罗刹实力不相上下。

我郁闷地摸出一支烟,靠在石柱上休息,怪不得小姨说,有鬼仇和冷月祝我,事半功倍呢。

说起冷月,她不知道又跑哪里去了,跟本就没上五楼,想起刚刚被她托腰的场景,我就害臊地一阵脸红,丫的竟然让她救一命,又欠她一份人情。

我摸摸小腹处的贯穿上,被血罗刹痛扁一顿,那里隐隐有发作的迹象。

鬼仇和血罗刹不知打了多少回合,五行那边都完事了,他俩还打的不亦乐乎。

五行有心去帮鬼仇的,但好几次都插不了手,只好扶着他们的养父跟我回合。

“罗阳,身手真不错,那种情况下都能脱险!”水照顾完她的养父,就跑来看我,她记得我被血罗刹踹下楼了。

我老脸一红,没跟她讲到底是如何脱险的,得亏我坐的地方光线昏暗,她没察觉到我脸红。

接下来的场景我们彻底傻眼,冷月的身影突然出现在顶楼边缘,配合鬼仇对付血罗刹。

有冷月的帮助,血罗刹很快就撑不住,佯攻之下退到夜色中,渐渐远去。

Ta看!K正Y版章"节i0上

鬼仇想去追血罗刹,却被冷月拦住,“别追了,他一心想跑,没人能追的上。”

一向对速度自信的冷月,都这样评价血罗刹,可见血罗刹的速度是何等的惊人。

但这个时候,一个讨厌的声音响起,“哦,我知道了,是她救的,是不是?”

我拍开水的手指,她分析的那么明白干什么,好歹我也救了她的养父,她却老拆我的台,好玩吗?

水只是闹着玩,我救她养父一命,她知道我受了伤,准备扶着我下楼。

冷月看了看我的伤势,要多讨厌有多讨厌地来了句,“水,不用扶他,他一点事都没有。”

她这话说的我都想给她一脚,好不容易有个美女扶我,我还没享受呢,就被冷月给揭穿了。

血罗刹有鬼魅一样的身手,他出招看似挺重,但并不是很难承受,我只是猝不及防,被他打的吐血沫罢了。

水听到冷月的提醒,冷哼着推开我,跟冷月站到一起。

五行的养父醒来,看样子并没有生命危险,冷月提醒大家快离开,她说这里太诡异,怕是还有埋伏。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