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吃过午饭后,下午,我带着马杰去了一趟他们学校,又冒充了一回他的家长。

   他们教导主任也是个挺好说话的人,抽烟这事儿,毕竟可大可小,因为马杰最近的成绩确实还是挺稳定的,表现也比从前好了很多。

   我向他保证,回去以后一定会在这方面严加管教,他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就让我离开了。

   出来以后,我对马杰说道,“好了,鉴于你其他方面表现还不错,这次的事儿我也就不多批评你了,但是,我已经跟你们教导主任保证过了,说你以后绝不再犯,下次你要是再抽烟被逮,可别再来找我了,你就是说破天去,我也不会再帮你的。”

   “我知道了,我也就是纯属好奇,现在也知道那玩意儿难抽了,就是花钱请我抽,我也不会再抽了,你就放心吧。”他说道。

   我点点头,“希望你能说到做到,我今年很忙,大概也没时间给你补习功课,你自己多用点心,没别的什么事儿,我就先走了。”

   “别呀,姐夫。”他叫住了我。

   “还有事儿?”

   “我想跟你谈谈。”他说道。

   “谈什么?”我问道。

   “你和我姐的事儿啊。”他说道。

   “大人的事儿,你关心什么劲儿,多关心关心自己的学习成绩。”我说道。

   少女玫瑰

   “喂,我也不小了,再说了,我不是喜欢你这个姐夫才关心你们的事儿么,我要是不喜欢你,我才懒得关心呢。”马杰说道。

   “好吧,你说吧,想知道什么?”

   我掏出烟来,点了一根烟,抽了一口说道。

   “你和我姐……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他问道。

   “没什么事儿啊。”

   “没什么事儿,我姨夫能让她跟别人好?”马杰说道,“你是不是出轨了?”

   从这样的小屁孩嘴里说出出轨这种字眼,让我没忍住笑了,“没有的事儿,你一小屁孩就不要在这儿瞎猜行么?”

   “你能不能尊重我一下?我不是小屁孩,我是真的关心你。”马杰着急道,“没有的话,为什么我姐不和你在一起?”

   我猛吸了一口烟,对他说道,“不是我不尊重你,马杰,很多事情,太复杂,你这个年纪,理解不了。”

   他有些不甘心,“那我姐她……还喜欢你么?”

   “喜欢。”

   “那不就结了,既然你们互相喜欢,那就在一起啊,多简单的事儿。”马杰说道,“我真的希望你能成为我姐夫,我已经都接受了,我不想别人当我姐夫。”

   我抽着烟,一时间有些哽咽,苦笑一声,说道,“马杰,不管我这个姐夫当的成当不成,我都拿你当我弟弟一样看待,好了,你就别替我们操心了,多把心思放在学习上,我和你姐都会开心的。”

   我跟他说了几句,他到了上课的时间,我便开车离开了学校。

   一个人开车行驶在路上,心里无限惆怅,回想起刚才马杰的话,一时间颇多感慨。

   是啊,两个喜欢的人在一起,是多么理直气壮的事儿,是多简单的事儿。

   可是,成年人的世界,就是这么复杂,复杂到,我自己虽然已是成年人,却依然无法理解,并且束手无策……

   那些本该纯净而美丽的东西,却不得不被现实围困,变得风声鹤唳四面楚歌,你还无法挣扎,一旦挣扎,那些美好的斑斓的色彩便会被磨去,从此苍白……

   ……

   回到公司以后,我心慌意乱,无心工作。

   坐在办公室里一个劲儿的抽着烟,等待着陆雅婷的电话。

   这样的等待,无比漫长和空旷,只会越等越心慌。

   直到窗外天光变暗,夜色阑珊,万家灯火,直到无休止的烟雾让口中变得苦涩,却一直也没有等来陆雅婷的电话。

   张三敲门走了进来,见我这儿烟雾缭绕,不禁皱眉,“你这是打算把自己给烧烤了?”

   我苦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他走了过来,看我一眼,叹了一口气,“你现在到底弄清楚怎么回事儿了没有?”

   “没有。”

   “没有你就把自己弄成这样?”张三不解道,“你去找她呀!问清楚再苦恼不行么?”

   “我在等。”

   “等什么?”

   “我在等她来告诉我。”我说道。

   “你去问和她来告诉你,有什么区别么?”张三问道。

   “有区别。”我说道。

   “有什么区别?”

   “我不敢问。”我说道。

   张三一愣。

   “我真的不敢问,上次和她在地铁里,她说的话,现在想起来,好像那个时候,她就已经知道了什么,也或许,她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了吧,”我说道,“所以,我不敢问,真的不敢问……”

   张三看着我痛苦的样子,叹了一口气,拍了拍我的肩膀,“这事儿呀,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帮你,要不……我帮你去找一趟陆雅婷吧,我和她谈一谈?”

   “谢了,不过不用了,”我说道,“她一直都还没有联系我,或许,她也需要时间,我只是在等,我想,总会等到的。”

   张三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好吧,那我先下班了,刘子文说要去看电影,快到时间了。”

   “去吧。”我笑道。

   张三叹了一口气,走了出去。

   我从办公室走了出去,发现大部分同事都已经下班了,办公室里空空旷旷,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我无法忍受这种孤寂的滋味,收拾东西,也准备离开。

   刚从地下车库将车开到公司门口,就看到一辆奔驰车在朝我摁喇叭,我仔细一看,发现居然是贾总的车。

   贾总摇下车窗冲我招手,我只好将车子停在了路边,问道,“有事儿么?”

   他见我态度有些冷,说道,“怎么?还在因为华国天的事跟我生气啊?”

   “不敢,我也没有资格。”我说道,“您找我,有什么事儿么?”

   “有点事儿。”贾总说道,“帮我给羽灵再带些药吧。”

   以前他如此关心羽灵,我会感到温暖,甚至是敬佩,而自从听了他和羽灵父亲的故事后,我只感到一阵无法形容的厌恶。

   “您自己去送吧,”我说道,“这件事……我不想再欺骗她了。”

   贾总看起来明显有些失望,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那能跟我谈谈么?”

   “我们……有什么好谈的么?”我问道。

   “谈谈你和陆雅婷的事吧。”他说道。

   我一愣,他要和我谈陆雅婷的事儿?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