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刚才在过大弯道之后发生的撞击,导致车上所有人昏迷过去,林东阳也昏迷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渐渐清醒了过来。他醒过来发现,刘飞不见了,连带其他的看管人员也不见了。就见驾驶座上,一个穿着黑色帽衫的人坐在那里,正在开车。

林东阳揉了揉脑袋,猛然间想到,刚才过弯道的时候,好像撞的那个人就是穿着黑色帽衫的。霎时间,他冷汗直冒,头皮发麻了起来。

这个黑色帽衫到底是人是鬼?怎么开车的变成他了,那其他人呢?

“你……你是人是鬼?”

林东阳壮着胆子问道。

那人轻笑了一声,头也不回地说道: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看来你是亏心事做多了,把人当成鬼了。”

“你觉得什么鬼敢在大白天的出没?”

林东阳闻言,愣了愣,他觉得这个声音好熟悉,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不一会儿,他想了起来,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猛地要从座位上站起来。但他忘了这是在车上,一起来便磕到了脑袋。

“你是……你是易风!”他惊恐大叫道。

清新俏皮运动装西瓜少女图片

这时,易风终于转过了头来,阴恻恻一笑,望着林东阳:

“林先生,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林东阳脸色狂变,比大白天见鬼还要让他害怕,他浑身发抖地望着易风,声音都有些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我……你,你怎么,你为什么又来了?”

“你不是已经把我交出去了吗!”

易风闻言,转过头去继续开车,淡淡道:

“我是把你交出去了,可是我记得你当时上车的时候,不是很得意,很嚣张的吗?”

“我以为你是在向我们挑衅,所以我又来了。”

林东阳顿时僵住,老脸抽搐道:

“我……我错了,对不起,我犯贱,你就当没看见吧。”

“既然你们已经把我交了出去,就不要来找我的麻烦了。我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一切都已经毁了,难道你们还不肯放我一条生路吗?”

易风冷笑道:

“谁说你什么都没有了,你不是还有一条命吗?”

“钟正山可是连命都没有了,但是你却得不到应有的惩罚,这不符合天理循环。所以我要来制裁你,完成这个天理循环。”

“林东阳,你的死刑,逃不掉!”

说完,易风又猛地转过头来望着林东阳。

林东阳脸色惨白,惊恐地望着眼前这恐怖的一幕。只见易风那张脸,竟然凭空变成了一个老人的脸。而那老人的脸,又迅速变幻成了另外一个老人的脸。

“林东阳,他们都是那个村子的老人,因为你贪了他们应得的那点救助金,导致他们惨死在家里。林东阳,你该偿命了!”

易风的声音,忽然也变得如同地狱里的恶鬼咆哮一般,吓得林东阳当场大小便失禁。一时间,整个车里都弥漫着他的屎尿味。

“啊!!不!不是我干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不是我要他们死的!”

林东阳崩溃地大叫起来。

“林东阳,你拿命来!”

就在这时,易风的脸,又化成了钟正山的脸。钟正山那张脸,鼻青脸肿,眼珠子都被人打爆了。那模样,要多吓人就有多吓人。

林东阳见状,已经吓得失声了,只能张着嘴巴,无声地惨叫着。他全身的青筋都冒了起来,仿佛要从皮肤里面钻出来一般。

此时这辆车已经开到了一座长江大桥上,而这大桥下面则是长江和嘉陵江的交汇点。下面的水深,足以淹死一个成年人。

“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

林东阳对着易风哭嚎了起来。

“送你一程。”

易风阴冷一笑,脚下猛地踩下油门,将车子猛地蹿了出去。

此时这座长江大桥上还没有多少车辆经过,易风开着车,直接撞断了桥上的栏杆。车子毫无悬念地从桥上冲了下去,一头往下面的河流栽去。

“不要!不要啊!”

万分恐惧之下,林东阳连忙朝驾驶座上的易风扑了过去。

可易风又是一声冷笑,竟凭空消失在了座位上,就好像从未出现一般。

就这样,在恐惧和绝望中,林东阳眼睁睁看着这辆车栽进了江河之中,然后沉入河底。江河中的水顿时涌入车里面,将林东阳完全淹没。

一开始,林东阳还会剧烈挣扎,想要浮出水面去。可他却忘了,自己根本不会游泳,更别说现在被困在车里。

慢慢的,他的呼吸越来越困难,慢慢的,他的肺仿佛要撑爆了一般。慢慢的,他挣扎的力度越来越小,慢慢的,他已经不动了。

大桥上面,此时所有行驶到桥上的车辆,全都停了下来,跑到那个栏杆的缺口往下看。他们只看到河面上还在咕噜咕噜冒泡,却是看不到刚才冲下去的那辆车。

“快快!打119!打120!打110啊!”

不得不说,围观的人群还是很热心,各自掏出手机打电话,请求救援。

不一会儿,先是消防队的来了,连忙组织打捞工作。紧接着,警察和救护车也就位,等着那辆车被打捞上来。

但众人的心里其实都没底,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几分钟,那辆车都没打捞上来。等打捞上来的时候,里面的人估计都已经凉了,哪还有救活的机会。

一时间,桥上的人都在不断叹气,为车里逝去的生命感到惋惜。

易风站在人群里,也往桥下望了一眼,然后转身离去。

……

另一边,黄泽宇一行人已经看到了三辆运输车缓缓朝这边开来。

“来了来了!准备好!准备好!”

黄泽宇激动地对其他人说道。

此时那三辆运输车正常行驶着,周边路过的车辆很少,偶尔有一两辆车经过。

车里的运钞员都周围的情况都随时注意着,他们运输的这三辆车里装的是巨款,不允许出任何差错。否则,他们谁都担不起这个责任。

“那是什么鬼东西!”

就在这时,其中一辆车的司机猛然发现前面的道路上竟然有一条巨蟒在爬行。那巨蟒简直大得不像话,就像科幻片里的异形一样。关键那巨蟒的一部分躯体上面,还长有类似于龙鳞的东西。

不仅是一个人看到了,三辆车里的所有人都看到了那条横在路边的巨蟒。

一时间,所有人惊恐万状,头皮发麻了起来。

“快!快停车,别过去!”

不知是谁尖叫了起来,三辆车的司机同时踩下了刹车。

只听‘兹’地一声,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在路边响了起来。

“那那……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蛇,是不是我们眼花了??”

车上,有人惊恐问道。

“真的是眼花了吗,为什么我也看到了!”

“我也看到了,那好像是他妈的龙啊,龙鳞我都看到了!”

“怎么会这样,快,快给九处的人打电话叫支援!”

有人掏出手机给余小慧他们打电话,报告着这里的情况。

就在这时,三楼车的车窗同时有敲窗的声音响起来。这声音一响起,所有人都被吓得大气也不敢喘一个。明明有敲窗的声音,为什么车窗外面一个人都没有看到?

不会是……

正当众人惊恐之际,车顶上面又响起了仿佛人在上面奔跑的声音。这下子,车里的人直接就崩溃了,他们以为是那条巨蟒在敲窗,但为什么又有人在上面?

车顶上走动的,那真的是人吗……

霎时间,三辆车的车窗同时破碎,几道人影瞬间从外面钻了进来。这几个人全都穿着黑色斗篷,戴着口罩。车里的运输员还没来得及做出反抗,就全被打晕了过去。

“快快!把他们都扔出去,然后把车开走。”

三辆车的车门同时打开,车里的运输员和司机全被扔下了车。三辆运输车连忙朝前面一个弯路开走了。

黄泽宇恢复人身,把那些从车里被扔出来的人拖到了绿化带里,防止他们不被过路的车碾死。

做完这一切后,他也朝着那条弯路追去,消失在了这条路上。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