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 ,,

到了宋梦洁的家里,保姆来开门,看到是找宋梦洁的也不敢放行,让丁依依先等等。请大家搜索品&a;书网看最更新最快的

肖小丽一向不喜欢宋梦洁这个私生女,更不喜欢丁依依这个穷朋友,要不是宋书豪这几年做了生意挣了点钱在家里有话语权了,她也不可能让这个私生女那么好过

“我当是谁呢,我说记得换鞋,真是的,把细菌都带到家里来了。”肖小丽对丁依依冷嘲热讽。

“依依。”宋梦洁听到声音从房间里出来,对丁依依带着歉意的笑着,把丁依依带进房间里。

“她总是这样冷嘲热讽的欺负”丁依依一想起刚才肖小丽的脸就气不打一处来。

宋梦洁摇摇头:“爸爸在的时候她还是很收敛的,不说了,先帮我看看衣服嘛。”

宋书豪还是很疼宋梦洁这女儿的,该有的名牌都没有落下,丁依依看着一些没有剪标的衣服有些咋舌,一件就可以顶她半个月的生活费啦。

宋梦洁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个礼物盒,礼物盒里面是一串小小的风铃,有些害羞的征询丁依依的意见:“觉得这个礼物怎么样”

丁依依眼神瞄向宋梦洁包袋上一模一样的小铃铛,坏笑道:“看来有人想要一个男朋友咯。”

“讨厌”宋梦洁娇羞追着丁依依跑,两人闹了好一阵子,这才一起睡下。

第二天是周末,一大早宋梦洁就爬了起来仔细化妆,唱着歌在屋子里乱转,丁依依看着宋梦洁快乐的样子笑得合不拢嘴。

骑上单车被风吹过的空气感少女

“笑什么啦,以后有喜欢的人也会像我一样的”宋梦洁拿着给了丁依依一个飞吻,欢快的下楼。

“找个喜欢的人吗”丁依依笑了笑,翻了一个身,背上有东西咯得不舒服,丁依依从被子里掏出一个盒子。

“这不是梦洁准备送给海卓轩的礼物吗”丁依依顾不上穿鞋跑出房门,宋梦洁已经坐车走了。

丁依依想着不能让宋梦洁白准备了,随便套上衣服就往往游乐园走,幸好昨天听到了他们聚会的地点。

气喘吁吁的跑到游乐园,丁依依下车,路上的孩子频频看着丁依依,丁依依笑着做了个鬼脸。

“奇怪,为什么都在看我”丁依依奇怪的嘟哝道,眼睛四处查看着宋梦洁的身影。

摩天轮下,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生偎依在海卓轩身边,精致的蓬蓬裙,柔顺微微卷曲的长发,偶尔侧过脸姣好的面容。

女孩正踮脚和海卓轩说着什么话,海卓轩温柔的转身应答着,偶尔会微微俯下身子听女孩说话,在有行人路过的时候贴心的用手臂虚护着女孩。

海卓轩不是喜欢梦洁的吗难道他约了梦洁又约了别的女生

想到宋梦洁昨天晚上兴奋了那么久,今天早上又打扮了那么久,这个海卓轩怎么能够相信

丁依依撸起袖子就准备上前找海卓轩理论,手臂被抓住,丁依依转身后有些诧异的说道:“流氓”

“流氓我做了什么要说我是流氓。”叶子墨看着面前这个永远气势汹汹的女孩子,剑眉皱了起来。

“呵呵,果然是一丘之貉,耍完流氓还问别人为什么把自己当流氓,可笑”丁依依甩开叶念墨的手冷嘲热讽。

叶念墨也很生气,无缘无故就被扣上了这么一顶帽子,脸色也边得铁青,“不可理喻,随便爱怎么说就这么说”

丁依依冷笑着就要继续朝海卓轩那里走,今天她非当众让2那个渣男现原形不可。

手臂再一次被人抓住,丁依依忍无可忍扬手一个巴掌甩了过去,手臂在半路被叶念墨截住,叶念墨眼神看向和海卓轩聊得开心的叶初晴,冷着脸把丁依依往旁边游乐设施拖拉。

“干什么,放开我这个臭流氓。”丁依依想要挣脱叶念墨的桎梏。

“再胡乱挣扎我就让看看到底什么是真的流氓”叶念墨看旁边的人怪异的看着自己,一气之下胡乱说了一句。

说完以后叶子墨才觉得自己说这话也真是有些流氓,转身无奈解释道:“喂,我只是随口说说。”

丁依依的脸色有些红,叶念墨的话让她想起了那天晚上紧密贴合的嘴唇,然后就忍不住闹了大红脸。

“脸红什么”叶念墨奇怪的问道,丁依依恶狠狠的盯着叶念墨,大声喊道:“臭流氓”

丁依依以为叶念墨会反驳自己,见叶念墨神色古怪用眼神在自己身上转悠,脸红得更要烧了起来。

“这是今年最时尚的穿着吗”叶念墨指着丁依依上身说道。

丁依依低头,脸色由红转白,自己出门出得急,衣服居然穿反了,难怪一路上那么多人盯着自己看。

“笨死了,现在哪里还有人穿衣服还会穿反的。”叶念墨嫌弃的说道。

旁边又有一些年轻人看着丁依依的装扮笑着走了过去,丁依依低下头,觉得耳根发烫,面前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丁依依奇怪的问道:“做什么”

“前面三百米有洗手间,我在前面挡着一面,躲在我后背,我带去。”

叶念墨硬邦邦的声音响起,丁依依愣愣的看着叶念墨的后背,叶念墨已经开始走了,丁依依急忙跟了上去。

“看那个男生好帅气啊。”

“看他身后那个女生衣服穿反了耶。”

丁依依悲哀的发现,跟在叶念墨身后吸引到的关注度更高。前面的人停了下来,丁依依冷不丁的撞上叶念墨硬邦邦的背部。

“好痛”丁依依后退一步揉着被撞红的鼻子,叶念墨转身轻轻把丁依依往前推了推:“喏,自己去吧。”

丁依依点点头三步做两步跑进洗手间,洗手间里没有人,构造是用普通的木板隔出隔间,丁依依看到隔间没有挂包袋的设计,干脆把包袋放在外面。

丁依依进去小解以后,洗手间又进来一个胖女人,目光落到丁依依放在一旁的包,左右看了看,伸手快速的把包提在手上,连厕所也不上,急匆匆就往外走。

丁依依进洗手间后,叶念墨转身离开,肩膀被后面的人撞了一下,一个胖女人神色匆匆的转身看了叶念墨一眼。

叶念墨蹙眉,刚才那个那个胖女人怀里抱着的包不是那个无理取闹骂自己臭流氓的那个女人的

“看路”胖女人朝叶念墨吼了一句就想走,叶念墨冷笑,本来不打算多此一举,这个胖女人自己还送上门。

长腿一跨截住胖女人的去路,叶念墨俊美一挑,眼神落到女人手里的包,说道:“我看不看路不需要操心,但是拿着别人的包也需要长点心。”

女人有些后悔刚才自己一时鬼迷心窍,但是现在承认等于是告诉别人自己就是小偷,心一横,胖女人用更大的声音喊道:“别以为自己帅就能够血口喷人,这在法律上叫什么知道吗,诽谤”

叶念墨大手抓住女人怀里的包,看到胖女人不思悔改怒气也上来了,冷笑道:“行,说说里面有什么我就放走。”

胖女人心虚的想要甩开叶念墨的手,用力过猛,包整个掉在地上。

图纸,铅笔,十块钱零钱,橡皮擦,还有一本书,胖女人看着地上的东西根本就不值钱,直接甩掉包就朝旁边人潮里挤。

叶念墨蹲下,帮丁依依把东西收拾起来,目光被一张图纸吸引,图纸上画着一个手镯,手镯由四条细细的绳索交错穿梭,每一个绳索上都用星球排列的方式进行设计,旁边用钢笔字写着“浩瀚宇宙,丁依依。”

“原来她叫丁依依,爸妈取名是有多不上心。”叶念墨笑着帮丁依依收拾画稿。

“在干什么”丁依依一出门就发现自己的包不见了,找了一圈发现叶念墨正蹲在地上翻找着自己的东西。

叶念墨起身,不悦的看着丁依依,丁依依脸上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这个女人怀疑自己偷东西。

叶念墨心里嗤笑自己的多管闲事,不再理丁依依,转身离开。

丁依依楞了一下,心里潜意识知道之间肯定有什么误会,叶念墨肯定不是那种带着自己的包就跑的人,看着叶念墨离开,想起还有海卓轩那么一个定时炸弹,来不及多想,随便收拾好就朝摩天轮跑。

海卓轩身边不仅仅站着叶初晴,连傲雪也在,看到叶念墨和丁依依一前一后的走过来在场的人都有些诧异。

傲雪认出了丁依依就是开学的时候和自己打招呼的那个穿得很寒酸的女孩子。

难道是自己猜测错了,这个女孩其实不普通傲雪对丁依依警惕起来,凡是接近叶念墨的人都是她都要好好调查。

海卓轩不动声色的打量丁依依,叶念墨生日的时候和这个女人说话,在餐厅的时候似乎两人也是认识的,她到底是谁什么时候喝叶念墨搅合在一起

一大窜疑问让海卓轩对丁依依好奇起来,主动发问:“在找什么”

“找我的朋友。”丁依依漫不经心的回话,四处的查看着。

“真是不错的名字。”海卓轩笑得温柔,儒雅的样子让丁依依也有一点脸红。

“抱歉,我迟到了。”宋梦洁气喘吁吁的跑到众人面前,看到那么多人眼神有些暗淡,心想着原来不是和海卓轩独处啊。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