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 ,,

“我没穿衣服,等等!”她朝门外喊了一声,随后赤脚跑进屋内。(品书¥¥网)!

换好衣服,上了个粉底,把黑眼袋用遮瑕膏遮一圈,随后涂了日常色的口红,觉得自己差不多了,这才开门。

“念墨。”她笑着,嗅到了他身上微淡的酒气,“有事吗?”

叶念墨走进客厅,把一份蓝色的资料放在桌上,“这是徐叔叔分给依依的财产证明。”

他挑眉,“最好仔仔细细的看一遍。”

傲雪的脸刷的一下白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有疑惑。”随后,苍白的脸色逐渐因为愤怒而变得有些绯红,“她和说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看吧。”叶念墨催促着。

她手指动了动,半响后弯腰拿起那份档案袋,抽开,仔仔细细的看起来。

没有错,是丁依依给她看的那一份。“怎么会?”

“是在想,为什么徐叔叔只给了依依几百万,却给了两千多万对吗?”叶念墨怡然自得的坐在沙发上。

她想争辩,“我不是这个意思。”

白嫩水灵居家美女温馨俏皮写真

“是这个意思。”他冷酷无情的戳穿她的面具,“相信吧女人,当初徐叔叔给的财产声明中我也在场。”

他起身,理了理领带,“认识,才知道她是多么难能可贵。”

“难能可贵?”她猛地睁大眼睛,呐呐自语的咀嚼着这句话。

别墅

门前亮着一盏树状的灯,与别墅区其他门前灯相比显得更加独一无义,那是丁依依专门去宜家挑选的。

“这样晚上回来的时候,看到家门口的灯光,就不会觉得寂寞了。”

这句话,他到现在还牢牢记得。进了房间,客厅里也有一盏小灯,小灯泡是米色的,做成玻璃圆球的样子,放在透明的高脚杯中,迸发出温暖的光芒。

他走到卧室,床上的人已经发出了浅浅的鼾声,他直径走到她身边,低头看她,品味着归家的味道。

好想抱着她,嗅着她脖颈间的芬芳,听听她灵动的嗓音。他这样想着,浓烈之时也只是吻了吻她的额头,有什么能够比让她安眠的时候更重要的呢。

次日,丁依依接到了傲雪的电话,对方什么也没有说,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挂断了,然后再也没有打来。

傲雪正在驱车前往海子遇拍平面照的地方,这个女孩很美,16岁就被邀请为各种杂志拍封面,而且很受欢迎。

她一直保持着和她的联系,毕竟两人之间还有一个大秘密不是吗?

到片场的时候,海子遇正在给一家厨具用品公司拍平面,酷似芭比娃娃的面容,加上美丽的服装,让男人沉迷,让女人嫉妒。

“瞧她那个样子,骚气得很。”

“家里有钱呗,说不定是整容了。”

她挑眉看着正站在车子旁边叽叽喳喳说海子遇坏话的两个女模特,长得还可以,就是嘴巴贱了点。

海子遇正好拍完了,两个女模特迎了上去,和她有说有笑的,三人一边打闹嬉戏,又成了一道风景线。

这世界上总有两面三刀的人,可怜的女孩啊,究竟什么时候才会被发现呢?

看到傲雪,海子遇顿了顿,和两个好友说了几句,女模特走了。

“她是的朋友?”傲雪问。

“恩。”

海子遇本来就是不善于言辞,所以在外人看来就比较高冷不好接近,再加上从小都是自学没什么朋友,能够成为她朋友的人倒是不多。

“小心那两个女人。”傲雪笑着给她忠告,“找个地方喝一杯?”

白天开的清吧还真是比较少见,店内人不是很多,傲雪点了瓶鸡尾酒,然后看着海子慢慢的喝着百香果果汁。

“我有事想找帮忙。”傲雪开门见山。

海子遇有些诧异,还是点点头,“说。”

“我要开一家店,但是需要资金,四百万,能不能先借给我?”

“四百万。”海子遇倒吸了一口气,“我没有那么多钱。”

傲雪皱眉,“平常叶家不给零花钱之类的,还有工作的钱?”她缓和了语气,“也不是不还给,还小的时候我就经营过一家珠宝店了,很成功,放心。”

她仔细的盯着对方的面容,老神在在的劝说她,反正海子遇还有一个秘密,只要她不借,那她也只好用这个来拿钱了。

“只有几十万。”海子遇坦言,“我对金钱不感冒,而且拍广告的事情部都是爸妈一手监督的,钱也会交给他们。”

傲雪诧异,“工作的钱交给他们。”

“恩,他们担心我会乱花学坏,不过无所谓,我不需要钱。”海子遇实话实说。

这种性格的女生有没有说谎,从表情上就可以看出来了,傲雪有些挫败,掌握海子遇这条线没有用,她是叶家财富的边缘。

“算了,我自己想办法吧。那几十万能不能先借给我?”

“可以。”

等到傲雪走后,两个女模特来找她,“终于拍完了,去玩?”

海子遇有些犹豫,每次这两个好友说去玩都要玩得很晚呢,她有点不想去。

“去不去啊,子遇,不去我们自己去了。”

“去。”

酒吧里,三个帅气的男孩走到三个美丽的女孩面前,他们当然一眼就看到了海子遇,但还是先和其他两个女孩搭讪。

两个模特中的一个和其中一个男孩眉来眼去,没几分钟后就双双离开,剩下的一个女模特牵手另外一个男人去了舞池。

“嗨。”帅气的男人坐在海子遇身边,花臂在昏暗的灯光下很醒目。见海子遇喝着果汁,他有些诧异,“来酒吧喝果汁?”

“恩。”海子遇点头,稍稍挪动身子,不让自己靠对方靠得那么近。

“真是我见过的最好看,也最可爱的女孩。”男孩笑着,“刚才看不发一言,觉得好难相处啊。”

海子遇直觉的不喜欢面前男人身上的香水味,她绷着脸,旁人不知道,还以为她根本不屑一顾。

见她话少,男人叹道:“果然女神都是很高冷的,这里太吵了,要不要出去吹吹风?”

他很自然的把手架在她后背的沙发垫上,海子遇脸色一僵,立刻站起来朝外走去,连两个朋友也不等了。

出门拦车,没想到左等右等车子一直不来,整条街上就她一个人孤零零的走。她有些害怕,就给叶家的司机打电话。

半个小时不到,一辆宝马车开过来,不是叶家的车牌号,她有些失望的站在路边。

车子在她身边停下,她吓了一跳,脑海里立刻回想起有人半夜开车劫持人的,这一想,身上满是冷汗。

她急忙往反方向走,身后有沉重脚步声,隐约还挺见有人喊小姐。

“海子遇!”

司文冰见她不管不顾的直朝前走,只好擒住她的手腕唤她的名字。

等她转过身,才发现因为害怕,她哭了,脸上的妆都晕开了。

他一愣,没有看过她那么害怕的样子,擒住的手腕还在微微颤抖。

半响,他将她揽入怀中,轻拍着她的背,“没事了,别害怕。”

车子在隧道中不快不慢的行驶,司文冰用眼角扫了一眼身旁的人。

那是东江市很有名的酒吧一条街,很多人喜欢晚上到那里夜蒲,这样的乖乖女怎么会去?

海子遇的地电话响,她接起,一起去的女同伴抱怨着她怎么先走了。

等到她挂下电话,司文冰不经意的问,“朋友?”

“恩,一起拍平面的时候认识的。”海子遇小声的说道。

冷静下来,她开始有些激动,这是管家的车子呢,她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接触和他有关的东西。

司文冰了然,恐怕就是那两个女人把她带去的吧。

接下来一时无话,海子遇鼓起勇气开口,“怎么是来接我?我找的是司机。”

“司机正好身体不舒服,所以我让她先去休息。”司文冰淡淡道。

两人都是话不多的人,海子遇是害羞紧张说不出话,司文冰性格使然,所以到叶家后,两人之间没再交流。

“今天谢谢。”海子遇匆匆道,也不敢看对方目光,立刻转身就走。

回到房间的时候,她的心还有些砰砰砰的。想着要给傲雪转账,便开了电脑。

不凑巧,系统正在维护,也只好明天再转账了。

因为昨天晚上太过于兴奋,导致一直胡思乱想,早上起来头疼欲裂,便给拍摄方打电话。

她做模特本来就是业余爱好,想去就去,这方面叶家也提前和经纪公司打过招呼,所以只要她不想去,自然有人帮她善后。

刚下楼,正好看到司机在花园里,她心情很好,要不是对方临时感冒了,她还不能和司文冰单独在一起呢。

“的感冒好一点了吗!”她朝司机打招呼。

司机一脸诧异不解,“什么感冒?”

“不是感冒了吗?所以才让管家去接我?”

“没有,我没感冒,倒是管家,昨天是他休假的日子,但是他下午的时候就来宅子了,一直呆到了晚上,我出门的时候顺道和他说了一句,他就说他去。”

海子遇听见自己的胸腔咚咚咚的跳着,没听完司机的话便跑了,满脑子都是找到司文冰的想法!

在书房他找到了他,他正站在周末来玩的叶水墨身边,叶水墨够不到上面的书,眼巴巴的看着管家。

管家伸手把她要的书拿下,书的另外一边忽然被拉住,他扬眉看着来人,“小姐?”

“我要和谈谈,就现在。”海子遇急促的说。

标签:

推荐文章